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我们爱公益 - NGO地盘

  • 返回讨论区
  • 加入该群组
  • 更多
  • 分享

    NGO必看~硅谷社区基金会原来是这样~!

    2海阔天空 2014-02-26 16:38
    推荐这篇文章的理由,目的就是借鉴。但愿对伙伴们有用,不枉楼主费尽心思转来……


    还记得刚过去的这个圣诞节吧?当我们正准备蹭蹭这个“洋节”的气氛、互赠礼物的时候,在大洋彼岸的美国,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又在公益界掀起了另一场“送礼”的浪潮——他和华裔妻子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向硅谷社区基金会(Silicon Valley Community Foundation)赠送了市值9.9亿美元的1800万股Facebook股份。

    这份“厚礼”,让这家名不见经传的机构一下成为了全美资产排名第一的社区基金会,瞬时成为了媒体议论的焦点,同时,也让扎克伯格毫无疑问地跃居2013年全美单笔捐赠榜的首位。然而,当我们翻开扎克伯格历年捐赠的记录,就能发现,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为这家基金会送上大礼了。2012年,几乎是同样的时间,扎克伯格就宣布向这家基金会捐赠1800万股股份,只是当时的市值只约为5亿美元,但也是相当惊人的数字;据多家媒体称,2010年,他就曾向该基金会捐过1亿美元……

    老牌基金会的新使命

    “硅谷社区基金会于2007年1月3日正式运作”——这是硅谷社区基金会官网上显示的信息。但查阅资料后便可得知,该基金会其实是一家有一定历史的基金会,它于2006年合并自两家该地区的社区基金会:半岛社区基金会(Peninsula Community Foundation)和译名同样为硅谷的社区基金会。

    据资中筠所着的《财富的归宿》一书介绍,原来的这家同名的硅谷社区基金会“最早成立于1954年,启动资金50万美元。不过长期以来没有很大作为,也没有专职工作人员”。该基金会真正发展起来,产生较大影响是在1980年之后,也就是硅谷作为电脑基地繁荣起来之后。在新的形势下,硅谷居民陡增,出现许多新问题,于是当地人想起利用当时这家当地唯一的社区基金会,为其引入资金,注入新的活力。到1998年,基金会资产为2.5亿美元,年支出大约7000万美元。

    当时,硅谷社区基金会管理着以下多种基金,从这些基金中也能一窥基金会当时所关注的主要领域。

    一般目的基金:捐赠人不指定特殊用途,由基金会根据每个时期社区的需要决定用途;特殊关注领域基金:由捐款人制定一个领域,委托基金会确定具体项目;捐款人意图基金:由捐款人制定捐赠对象,一般持续捐赠人一生;学者基金:支持教育项目;指定基金:由捐款人指定捐赠对象,一般是一次性捐赠;支持组织机构基金:捐款人与基金会合作建立组织,由独立董事会领导;公司伙伴基金:基金会协助捐款人的公司管理一项公司公益事业。

    然而,面对着硅谷日趋复杂的新情况,这家基金会在当年也认为,自身的“潜力还远没有得到充分发挥”,他们甚至将这条写进了基金会的精神文化中。

    2008年,重整旗鼓的硅谷社区基金会宣布了其所关注的五大领域——经济安全(提升居民经济信用)、教育(校内外数学与科技辅导)、移民融入(让他国移民掌握英语,迅速融入美国社会)、地区规划(土地利用和公共交通)和社区机遇基金(建立安全机制,帮助遭受经济危机的居民)。

    随着扎克伯格连年向其进行巨额捐赠,硅谷社区基金会已超越了俄克拉荷马州的塔尔萨社区基金会(Tulsa Community Foundation),成为了全美净资产排名第一的同类基金会。它所到的关注度不再仅限于硅谷内,而是来自全美甚至全世界。

    引领捐赠方式的革命

    然而,硅谷社区基金会也并不是完全靠扎克伯格“发家”的。2012年10月底,也就是在扎克伯格两次“大出血”之前,美国的基金会中心网进行的数据统计显示,硅谷社区基金会的资产在当时就已经超过了20亿美元。

    取得这样的成绩,光靠现金捐赠是不够的,那么除了股份捐赠,“硅谷”还有什么花招吗?不会又是现在被炒得火热的比特币吧?答案还真不是比特币,但比比特币还超前——他们接受“瑞波”(ripple)捐赠。

    瑞波是什么?这其实也是一种虚拟货币,由开放货币公司(Open Coin)创始人克里斯·拉尔森(Chris Larsen)所发明。2013年5月,拉尔森一个电话打到硅谷社区基金会,询问是否能用他自己家公司发明的这种新货币来捐赠。基金会并没有过多地考虑,就同意了拉尔森的请求,也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接受瑞波捐赠的公益机构。

    “在硅谷,我们努力与通过科技致富的创业家建立沟通,并且向他们做出回应。”基金会这样解释为什么接受这种另类的捐赠。

    而实际上,基金会很快地找到了解决方案,让他们能够对虚拟货币轻松地进行结算。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找到处理虚拟货币的办法,这点也让拉尔森十分惊讶。“他们是第一批对新科技如此开放的机构,不然的话,不管是瑞波还是比特币,都不可能进行捐赠。”拉尔森说,“他们做到与硅谷文化保持同步了。”

    而基金会的官员则认为,这种开放的思想对自身的迅速发展是至关重要的。“你必须敢于和这样的人合作,尽管你嘴上可能说的是‘我们从没这样做过,我都不知道这合不合法’。”基金会首席商务、发展与品牌官玛丽·艾伦·雷诺兹·洛伊杨斯(Mari Ellen Reynolds Loijens)说。

    许多非营利机构听到这样的捐赠方式后,可能就吓得躲开了,但也就因此错过了一些大额捐赠。洛伊杨斯说:“机构很容易害怕,于是就听不进捐赠人说的话了。”

    而在瑞波之外,硅谷社区基金会还为这些创业家可能想出的众多“奇葩”捐赠方式准备好了相应的解决方案,例如创业公司的未上市股票、大多数的交易证券和房产。

    捐赠方案“私人订制”

    有了这些未雨绸缪的方案,加上一份愿意聆听捐赠者新奇想法的态度,硅谷社区基金会的新客户一直源源不断,并且许多捐赠人都是经他人推荐找上门来的。

    基金会首席执行官艾米特·卡尔森(Emmett Carson)并未向媒体透露扎克伯格看中“硅谷”的原因,但表示他们彼此间的利益是相互的。他说,基金会能为每名捐赠人量身打造有个人风格的捐赠方案,同时这也让基金会带给公众一个灵活、适应性强的形象。

    基金会首席捐赠者体验与维系官莱·斯蒂尔威尔(Leigh Stilwell)表示,她手下员工的工作内容无微不至,从最基本的联系直到为捐赠人与需要帮助的非营利机构牵线搭桥。基金会经常召集高层人员开会,讨论如何让那些好奇心高的捐赠人不仅仅止步于把钱送出去,许多捐赠者在基金会的促成下,以志愿者的形式奉献了时间、技能或建议。

    同在这一地区的硅谷社会企业基金(Silicon Valley Social Fund)的首席执行官珍妮佛·瑞泰(Jennifer Ratay)也认为这是让富有人群实现捐赠的上乘方式,她说:“与以往比较,我们这里的年轻捐赠者更乐意参与到项目中间,而不是一到年底就开张支票而已。”

    凯特·维萨(Kate Vizza)是票务网站Stub Hub的一名企业社会责任项目经理,她说硅谷基金会已经让他们的数名管理层和普通员工加入了多家旧金山湾区非营利机构的理事会,她认为效果令人非常满意。

    当然,在为这些慈善创业家提供“私人订制”方案的同时,基金会也为这些方案设定了明确的法律界限,尤其是当方案细节涉及到联邦税务局的有关规定的时候。

    在一份由卡尔森和斯蒂尔威尔共同起草的注意事项中,他们将捐赠人统一称为创业家,而其中一条是这样写的:“任何寻求与这些通常想法超前的捐赠人合作的机构应有准备向他们提供一份清晰的说明,明确指出所接受的捐赠类型。这些创业家已经习惯于游走在法律的边缘,这不会因为他们投身公益而改变。”

    像这样不免令人发笑的忠告,在硅谷社区基金会给出的注意事项中还有不少。比如:

    “做好心理准备听这些创业家发表自由主义的观点,尤其是他们经常把政府形容为‘帮倒忙的’。请保留对他们观点的判断,也尽量避免为他们的观点贴上‘自由派’或‘保守派’的标签。”

    “请记住,大部分创业家都以为,用他们在商业上积累的资金、专长和莫名其妙的乐观态度就能解决社会问题。”

    “铭记这些创业家拥有强大的商业网络,所以,让他们对你机构的项目尽情地头脑风暴吧,或许他们真能想出一种科技手段或合作方式,让你机构的表现或效率更上一层楼。”


    本文转自《公益时报》 作者:高文兴

    0

    0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